主页 > 社会人文史 > 马丁雅克教授另类剖析中国社会内核基因
2019-01-15

马丁雅克教授另类剖析中国社会内核基因

中国崛起是时代趋势的具象

 
      中国崛起,我认为是自英国工业革命后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一幕。它将深刻的改变这个世界,而我认为她会以两种方式重塑这个世界。
      首先是经济层面,自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的腾飞已经对世界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其次我认为她会从政治上、国际上、道德上、精神上、伦理上、军事上等多方面的影响。中国改变世界的深刻程度可能赶上甚至超越过去两百年西方的崛起
      首先我想谈一下经济方面,因为这明显是最基础的。增长开始于1978年,中国开始以10%的速度增长,但是此时的中国经济水平总量仅仅只有美国的1/20。因此这个告诉增长的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是渺小的。但是二十一世纪10年代,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美国的一半,并且仍然以7.5~8%的速度增长,很可能会长期保持这一速度。这就是一个时代大背景。
      西方国家面对中国崛起,普遍曾在一种期望中国衰退的心态。但是其实中国一直在不断的增长,哪怕是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期间。事实上并非只有中国在崛起,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中国家都在崛起并重塑这个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和发达国家的衰落对世界格局的重塑产生着深远影响。这其中中国是领袖和榜样,并且是发展中国家崛起的具象化。
      那么什么是中国?西方国家对此明显存在很深的误会。中国作为一个国家、一段历史、一个文明长久存在。西方国家认为现代化只有西方一种模式,所以看待崛起的中国,会认为和自己是同一个道路的不同阶段。但是现代化其实是文明和历史作为底蕴而萌发出来的产品。中国不曾是西方,尚不是西方,亦不会变成西方。中国对西方的知识进行了积极的学习和吸纳,但是产生的最后产品并不是西方化的现代化国家。
      西方认为西方的历史和经验中提取出的西方式概念和西方式思维可以解释中国,但是西方的逻辑并不能。理解中国需要了解5个基本概念。
 

中国是文明国家

 
      首先,中国是亚洲国家,但是他们直到最近百年才把自己当作亚洲国家。但是大家直到中国存在远远超过百年,在两千多年前,统一的中国就出现在秦汉时代。
      中国人对中国人身份的人科,对中国的概念不是来自过去近百年的民族意识,是过去2000年间身份文明国家的成果。她不是民族国家,是文明国家。这是独一无二的世界观。中国文化中的具象要素都不是近百年产生的。
      美国是以民族认同为基础的,而中国是以文明认同为基础的,这绝对是影响深远。没有完全了解中华文明和之文明国家的前提下,你是不可能理解中国的。想要理解在各方面的成因都与西方优越感不同的中国心态,你就不能忽视中华文明这个概念。整个汉民族的进化史才是他建立的根基。所以这才是理解中国的根源所在。
       西方人大多不能理解这个思维,但是印度人可以。我在印度也讲过这个话题,印度是一个和中国差异极大的国家,但是印度人能过理解。因为西方没有类似的实践,但是印度曾经有过,许多发展中国家也都能多少理解我们谈论的话题。
      所以当1997年11月,英国交还香港的时候,中国提出了一个英国人无法理解的方案,那就是一国两制。两德统一的时候,东德就不复存在了,在西德的基础上建立了新德国,这是因为德国是民族国家。但是中国不是民族国家而是文明国家,那么辽阔和人口众多的国家,不同地区本身所采取的制度就有所不同。
 

中国家庭的作用与家长威权

 
      西方国家认为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是世界的潮流趋势,每个国家都会走上同一方向,最后变得和西方国家一样。中国本身各个代际的差异变得很巨大,并且和父辈的成长环境也有了很大的差异。但是不得不提的是,延续性也十分显著,这并非体现在理念和策略上。而是家庭的重要性。
      家庭是中国社会的重中之重,而它在西方或者任何社会中都已不复存在。它是什么呢?当中华文化圈的国家写姓名的时候,姓氏在前面,这就说明儒家社会对家庭的重视远超西方社会。中国的家教十分严格,对是非有很严格的判定。老人在中国的地位非同寻常,不论是风俗还是法律都规定家长对家族老人有赡养的义务。
      当然这在亚洲并非中国独有的,日本、韩国、朝鲜、越南等儒家社会都存在。中国的家教是荣辱教育而非负罪教育。西方文明是负罪教育,人们会认为自己需要救赎。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这关乎荣辱,是一个面子的问题。也因此,中国相比西方社会更加看好人性,他们不觉得人类背负着原罪。他们觉得只要你收到了正确的教育,通过教化没有理由不成为一个合格的成人。
   这就是我对中国社会的第二个观点。这是根本的差异,不管是怎样的变革。
 

中国会是怎样一个超级强权

 
      假设他作为一个超级强权,会是怎样的?
      在西方社会,大家普遍认为会成为美国,也是一个全球霸权。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他们当然有共同点,但是道路却不会一样,中国不会走向全球霸权。
      因为,西方社会和中国社会确实有一些相同的普世价值观点,西方认为他们和中国都相信这一点,那就是终有一天在某处会诞生一个适用于全世界的体制。但如何解读这个适用于全世界的体质,却是截然不同的。
      欧洲人的普世价值是在全世界的殖民扩张,攻城略地,教化一方,改宗换社、使信天主。这也是殖民帝国从19世纪到20世纪在全世界占据如此大的土地的缘由。
      但是中国的普世价值则是不同的,中国的朴实信条是中央人间天堂,最强盛的文明。因此你怎么会想离开这个天堂出去呢。中国的优越感十分强烈。
      所以中国的普世主义其实是“呆在家里”。这和西方崇尚殖民征服完全不同。他们认为如果你远离国家,比如到达了东南亚,那么你就远离了文明,不值得政府的保护。
      他们原本有实力在自己的周边建立殖民体系,但却没有,反而发明了朝贡体系。这些事实告诉我们,中国和西方的经验十分不同。
 

民众与政府的关系

 
      中国的政府不是通过民众选举产生的,那么为何不同层级的政府都获得了民众那么高的认可度,虽然地方政府比中央的认可度要低很多,但绝对数值依然远超西方国家的政府认可度。
      因为中国人认知中的政府和西方是不通过的,中国人认为政府是文明国家的具象,是中华文明的守护者。
      在理解中国和政府的关系时,我们要明白在西方社会人们把政府当作实用主义工具。会去考虑政府能为自己做些什么。但是中国人不这么想,他们用家长的模式去看待政府。
      孔子在2500年前就建议说,君主的标准应该是父亲。父系社会的君主当然应该以父亲自居。中国人对此十分赞同,西方人则完全不能理解,事实上在整个儒家国家都是如此。
 

奇特的民族结构

 
      中国的民族问题十分奇特。中国有十几亿人口,其中90%的中国人都自认为属于一个民族:汉族。这是非常不同寻常的,这和其他四个人口大国完全不同,美国、巴西、印度、印尼都自认为是多民族多文化的,但是中国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这要考虑汉民族的发展以及汉民族概念的发展,还有这个结构是怎么发展的。这是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这也正是为何文明国家概念对于理解现代中国的民族构成十分重要。
      中国和西方是不同的,不是决然不同,但是历史进程是如此不同的。中国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国家,也有争议说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定居的农耕文明。
      也许大家对于中国崛起感到震惊。但其实从19世纪到1949年期间,中国才是例外。在19世纪之前,中国长期处于世界领先的国家之一或没有之一。如今的中国只是恢复了自己原有的世界地位,并且他们自己也认为是处于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之中。

口述:Martin Jacques(马丁雅克教授)
翻译:洋葱、Generalin
整编:蓝银风、大发时时彩作弊器历史